• <i id="irs6z"></i>

    <del id="irs6z"><listing id="irs6z"></listing></del>
  • <s id="irs6z"><track id="irs6z"></track></s><nav id="irs6z"></nav>
    <i id="irs6z"></i>

  • <span id="irs6z"></span>
    完本小说网 > 修仙从种红薯开始 > 第1章.张诏?张合?

    第1章.张诏?张合?

      张诏迷迷糊糊中感觉身体很冷。

      自己似乎睡在冰冷的木板上,四处还灌着凉风。

      周边偶尔有脚步声响起,却没有人说话,只是咳嗽声与醒鼻涕声倒是时常响起。

      他记得自己刚刚在超市里买了一大袋东西,提着购物袋刚走到停车场,就被什么东西砸中脑袋,然后就失去了知觉。

      正在回忆思索间,脑袋一阵剧痛,无数信息冲入脑海,仿佛要把脑袋胀破一般。

      然后他又一次失去了意识。

    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张诏再一次醒来。

      这一次,他的脑海里多出了另一个名为张合的全部记忆。

      一时之间,让他有点搞不清,自己究竟是张合还是张诏。

      究竟是张合作了一个很长的梦,还是张诏穿越成了张合?

      还不待他思考这种复杂的问题,他已经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声。

      “我说张老头,现在可是到年底了,你欠的钱打算拖到什么时候才还?”一道如破锣般的声音响起。

      “咳咳咳!”

      剧烈的咳嗽声之后,一道苍老的声音才说道:“四管家,你就宽容一下,家里独子生了一场大病,这会实在没有钱了。”

      “我宽容你,谁来宽容我?你要是拿不出钱,家里粮食总有吧。”

      “四管家,万善人,求你行行好,家里只余下我们父子勉强过冬的口粮了!”

      然后就听到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,以及苍老声音的哀求声。

      此时张诏已经知道,这道苍老声音,正是张合记忆中的父亲。

      事实上张合父亲的年龄并不大,今年才三十九岁。

      只是这个世界里,穷人都老得比较早,能活到五六十岁就算高寿了。

      至于张合的母亲,在十年前就病死了,只留下他父子二人。

      此刻,张诏很想翻身而起,然而久病的他,却是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。

      心神激荡之下,他又晕过去了。

      再一次醒来时,苍老的父亲正坐在床头,手里托着一只缺了边的破碗。

      正用勺子往他嘴里灌着米粥,见到张诏醒来,张老头脸上的皱纹绽放,像一朵盛开的菊花。

      “谢天谢地!你终于醒了。

      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,算命的说过,你可是大富大贵的命,将来有机会成为地主老爷的。”

      张老头此刻情绪过于激动,双手止不住地颤抖,以至于一勺米粥洒到张诏胸口。

      张老头连忙用食指刮起掉落在张诏胸口的米汤,然后把手指伸进嘴里舔得滋滋作响。

      洒落在张诏胸口的几滴汤水,很快就刮得比狗舔还干净。

      “爹,我吃饱了,剩下的你吃吧。”

      根据张合的记忆,穷人平时的饭食,都是用一些草籽,野菜熬成野菜糊糊。

      生活条件好点的,就用一些杂粮,草籽,野菜一起,做成干饼,那个吃起来又好吃又顶饱。

      像这种白米熬出来的白粥,也只有在庆祝丰收的时候,像征性地吃上一顿。

      “傻孩子,快吃吧,我刚才已经喝过两碗了,你不吃怎么恢复身体,难道要我白发人送黑发人不成?”

      张诏最终还是执拗不过,喝完了这一碗米粥。

      之后的几天,张诏睡睡醒醒,每天喝两碗白米粥。

      慢慢地,张诏的身体渐渐有了一些力气,偶尔还能下床走两步了。

      不过外面冰天雪地也没什么可走的,这鬼天气能把人活活冻死。

      况且家里总共也才一件厚实点的衣服,平时谁出门就给谁穿。

      屋里虽然四处漏风,但好歹还有两床塞满稻草的破被子,比外面暖和多了。

      自从能下床行动后,他的伙食水平直接降了好几个等级。

      每天的白粥就换成了,由粟米,草籽,野菜熬成的稀糊糊。

      至于张老头的伙食就更差了,张诏看到他每天都只吃一大碗野菜,里面掺杂着一些黑色的糊糊。

      张诏知道这种黑糊糊是用橡子的果仁,先用水漂洗去苦涩味,然后再磨成浆,煮成糊。

      事实上自从从上次四管家上门收债,把过冬粮食全都刮走抵债之后,他家就已经断粮了。

      不过每当山穷水尽之时,张老头就会披着冬衣出门,有时候一两个小时就能回来,有时候得一整天。

      每次张老头回来的时候,手里就有一些粮食,有时候会是一碗,有时候会是一升,有时候只有一小把。

      张诏也想要帮张老头分担一些压力,他的脑海里划过许多奇思妙想。

      做肥皂,烧玻璃,做火药,造大炮,造飞机,乃至于原子弹。

      不过这些也能只停留在空想罢了,现代科技发展都有一整套工业体系支撑,单凭个人力量是行不通的。

      而且这一切对于一个靠吃野菜充饥的人而言,太过遥远。

      现在他只能加强煅炼,增强体质,到时候帮着干点体力活。

      不过煅炼的成本也是很高的,运动就需要消耗热量,就要多吃饭。

      今天张诏已经在床上躺了一整天。

      因为他突然发现一个秘密。

      只要他闭着眼睛,在他的脑海中就会出现一个光团。

      当他把精神全都集中到光团上时,精神意识就会进入一处奇异的空间。

      这个空间里有一亩黑土地,一汪清澈的泉水。

      最神奇的还是,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购物袋,里面装着一些生活物品。

      查看了一遍,张诏确认,这就是他在超市里买的那一大袋子东西。

      看来,自己是真的穿越了。

      袋子里有五个红薯,已经发芽了,张诏干脆就把这些红薯种到黑土地里,又浇了一些泉水。

      两斤独立小包装的辣条,两打酸奶,一共16杯,两大包方便面,共12小包,二锅头一瓶,卫生纸一大袋,共10卷。

      另外赶上超市里盐打折,他一口气买了10多包。

      他现在很后悔,早知道要穿越,买不到枪支弹药,起码也要买几百斤米。

      如果可以,最好是买几本唐诗宋词,各种物理化学工业技术资料再弄一车。

      当然现在想这些都太遥远,摆在面前最严重的问题就是生存。

      如今家里只剩下一些晒干的野菜,照此下去,他们父子俩十有八九会饿死在这个冬天。

      也不知道这几天野菜糊糊里那些粮食,张老头是怎么搞来的。

      在张合的记忆里,每年冬天都会死很多人,有冻死的,有饿死的,有因为体质太差,熬不住冬天的寒冷而病死的。

      就他这严重营养不良的小体格,15岁的年纪,身高连一米三都不到,隔着衣服都能数清有多少根骨头。

      现在又缺衣少吃的情况下,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,真的很难说。

      得想办法才行,想到这里,他虚弱地从床上爬起身。

      既然穿越到张合身上,继承了他的记忆,以后就用张合的身份替他活下去吧。

      张老头此时正蹲在灶边,双手伸到灶前,借着里面一点点余烬温暖双手。

      柴火也能卖一两文钱一担,卖几担柴,凑足五文钱就能买一斤粟米了。

      不是富裕家庭谁舍得整天烧柴火取暖呢?抖一抖就熬过去了。

      “爹!我出去一趟。”

      “外面风大,你这大病初愈的,小心当风着凉了。”

      “知道啦,我有正经事,出去一小会就回来。”

      张老头闻言站起身,将披在身上的一件袍子脱下,罩在张合身上。

      这就是他们家唯一的一件过冬衣服。

      外面是一层粗麻木,里面填充一种叫做莫莫树的皮。

      这种树皮富含纤维,将皮剥下后,反复捶打后放到水里泡几天,再捞出反复搓洗,将里面的杂质洗去。

      最后再把余下的纤维晒干,就能得到大量松软的纤维,保暖效果特别好。

      家里这件冬衣,还是张老头年轻的时候,攒了好几年才置办起来的。

      平时张老头对这件冬衣宝贵得不行,什么地方破个线头,他都要想办法缝补得妥妥当当。

      冬衣穿在张合身上显得有点长,下摆都快拖地了,不过这样更保暖。

      他用绳子在腰上系紧,让松垮的冬衣更贴身,这才推开用茅草编织的小门,外面雪白一片,晃得人睁不开眼。
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082xs.com